|在内心的风暴中,体会另一种生活

|在内心的风暴中,体会另一种生活
本文图片

《内心的风暴》|文:清荷铃子
「最后我要说的是 , 不管这首散文诗能给读者带来什么」
/01/
又回到深夜 , 回到自己的孤寂 , 似乎有一些文字在脑海里一直坐立不安 , 它们要在尘土之上舞蹈 。 这个冷寂的月夜 , 我的灵魂神游到户外 , 在一片自然干净的青草间 , 采集着我的花 , 有一双眼睛直盯着我看 , 我已经习惯近视 , 任那双眼睛返回到河边那片漆黑幽深的水晶中 。 河面上的星星都在下坠 , 在那里 , 我曾宣誓拥抱过的事物都以热情、快乐和爱恨背叛了我 。 或许我天性属于孤独 , 但不属于任何事物 。
一只蜻蜓掠过水面 , 给我带来了一场内心的风暴 。 它刚刚完成了生命中的第一次交配 , 把卵产在另一只蜻蜓的体内……多么好啊 , 何为生活 , 它们就是生活 , 如此自由 , 无拘无束 。 但是人类呢?人们都在跟时间赛跑 , 身体和灵魂日渐麻木 。 在现代快节奏的生活中 , 有多少人还能让自己的心灵和声音保持天真?这个秋天 , 有些蜻蜓在自己的玫瑰园喝着花茶 , 太阳环绕着它们孩子一样的脸 , 我在一截矮矮的栅栏旁边呼唤着它们的名字 , 它们一个接着一个出现了 , 它们低低地飞来 , 带着金色的翅膀 , 它们都是这个世界里的王子和公主 。
为了进行一次精神的历险、探索和创造 , 我的内心开始外在化 , 除了我的外表存在 , 我已经不在内心 。 它们奇迹般地出现了 , 我在内心腾出一整个湖面的空间给它们 , 它们开始在那儿生长发育 , 都长成了我的模样—— , 我就是那只豆娘 , 我在表演着我的生活 , 是的 , 它们的生活习惯已经全部移植给了我 。 我不再抱怨围绕着我或者曾经围绕过我的那些人 , 他们现在如此懂我 , 不再带着隔膜 , 我拥有令人倾佩的品质和强烈的情感 , 同时拥有了爱和被爱 。 在想像中我以孤绝的姿态雕刻了一个我 , 那是因为另一个世界的发现 , 是因为另一种语言的发现 , 对于我 , 是一种反向的刺激 , 是一种语言和灵智的结晶 , 我快速地返回到了一只蜻蜓的生活状态 。
在这个没有疾病 , 没有苦难 , 没有欺诈的童话般的世界 , 它们是一群单纯的强烈的追求爱情的生命 , 它们想其所想 , 爱其所爱 。 在波澜壮阔的爱的海洋里 , 生命洗浴在神性的辉光之中 。 它们不放弃任何一个对手的挑战 , 它们的职业就是一道身体之外的枷锁 。
【|在内心的风暴中,体会另一种生活】/02/
一些经过我的流水开始在我的腹部裂开 , 我的爱源于一阵风的抚摸 。 我愿意让万物在我的体外疯长 , 我内心的寂寞就日益稀少 。 而现在 , 仅存的那一点孤寂已经昂贵到了宜于珍藏的地步 , 我沉浸在自己打开的芬芳里 。
不知觉之间 , 已经是冬季 , 我轻轻弯下腰 , 伏在一片落叶上 , 无人在意它的来与去 , 生与死 , 这多像谁不小心掉落的爱情 。 它又被风吹起 , 再坠落 , 如此反复 。 此刻 , 我又无限伤感起来 , 如同又看到那个已经远逝的故事 。 又一阵风吹过 , 更多叶子成熟了 , 它们都要落下来 , 我端详着它们 , 哦 , 多像我的孩子们脱下的衣衫 , 我不忍离弃 。
蜻蜓在这个冬季不会出现了 , 它们到底用了多大的力跑出了我的内心 , 我担心最轻微的碰触都会弄疼它们 , 它们丢下翅膀 , 灵魂飞走了 。 现在 , 我只能想像蜻蜓一样活得本质 , 自在 , 将坚忍的内核深埋在柔软的内心 。
最后我要说的是 , 不管这首散文诗能给读者带来什么 , 我觉得它首先在救赎着我自已 , 因为我的悲伤、无奈、快乐和幸福也都情不自禁地融入进来 , 它传递的还是我的思想和感情 。